王圣民资料

2020-01-14 04:49 趣读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我一向缺乏自信,大概、或许、可能之类词汇成了抵挡提问的惯用语。是的,我不能断定女人能不能一生都美丽,尽管我见过这样的女性,但她们是名人、明星,是书里的、影视剧里的,不具备普遍的意义。我很怀疑现代的寻常人家的女子,在工作和家务双重夹击下,能够美丽永远么?但在采访了南洋模范中学特级教师王圣民以后,我确信,女人是可以美丽一生的。年逾花甲的她,浑身荡漾着美的气息,给了我最具说服力的证明。

  王圣民小时候是个活泼漂亮的女孩,学习成绩好,朗诵、报幕、表演样样来赛。高中毕业后想考艺术院校,时值20世纪60年代,自然给家庭成份卡住了。不情愿地入了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,和同辈一样毕业后去了部队、农场整整两年,然后走进南洋模范中学,从此心甘情愿地在教育岗位上做了39年。起初她教语文,干得兴致勃勃,前途一片光明时,却动了另起炉灶的心思。

  1985年,王圣民捧着厚厚一沓资料走进当时的校长赵宪初办公室,她将资料一份份展示给校长,最后热切地提出请求:我想在高二开设美育课,而且是必修课。赵校长不愧为极具胆魄的教育家,沉吟片刻:一方面南模的学生应当具有良好的教养,另一方面王圣民完全具备一个美育教师的实力,当即拍板同意。自那起她成了至今为止上海惟一的一名专职美育教师,1999年她被市教委破例授与美育特级教师称号,即使在今天美育尚未被认可为独立的学科。

  我很好奇地问她,1985年的她怎样获得那么丰饶的美育专业知识,那时对学生只提“德智体”,无“美育”一说,相关的课程更无处可觅。她笑着告诉我,有家庭的熏陶,有自小的积累,还有工作以后的不断学习,把休息的时间都搭进去到社科院旁听心理学、哲学等方面的课程。热爱是最好的老师,这话一点不错。

  放到今天来看,王圣民当初的请求和赵宪初的决定也是相当超前的,充满理想主义色彩。当初的现实是:高中,正是高考指挥棒敲打得最急促的阶段,将一门尚未纳入高考内容序列的美育课,作为高中学生的必修课,学生有兴趣吗?家长能接受吗?现实还有:没有教材,没有衡量教学成绩的标准,连评职称都没有这个学科系列,课时费也远远低于语文。

  现实,的确不乐观,但王圣民的欣喜憧憬却是不打丝毫折扣的。她踌躇满志地向豆蔻年华的孩子们讲起了美育,一讲20多年。若要给王圣民这些年的努力一个客观的评价,举一件小事为例。

  那是在今年11月,南洋模范中学校庆105周年的庆典结束后,王圣民被“绑架”了,“绑架”者是1985年第一届接受她美育启蒙的学生,其中许多位现在都是成功人士了,有金融大鳄,有房产大亨。因为老师太忙,他们只好不容分说把老师“绑架”到事先定好的餐厅,恭恭敬敬地将一尊凤凰琉璃献给老师,以此表达对老师的感恩,感谢老师教给了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一课,让他们走上社会后受益无穷。

  美育听起来好像是挺虚的一门知识,真能给人如此强烈的现实指导意义吗?为了说明这一问题,请随我去听王圣民的几堂课。

  这是文学欣赏课中的一节,王圣民讲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。她告诉学生们,这一名篇为朱自清先生在十分苦闷的心情下所写,朱先生通过对大自然美景的感悟来化解自己的不良情绪。“孩子们,当你们走上社会以后,一定会遭遇许多痛苦。痛苦是不会因为有人分担就消失了,所有的痛苦必须由自己去承受。所以每个人都要培养化解痛苦的技巧,艺术、大自然可以让我们滋生美好的情感,对抗并最终化解痛苦。老师希望你们能够通过对美的感悟来丰盈自己的心灵。”

  多么情深意切的一段话,在我心底激起巨大的共鸣。真的,谁的人生可以一帆风顺到无丝毫的风浪?有谁可以躲得过痛苦的考验?当痛苦如一把利刃横在眼前时,你该怎样做?有人胆怯地退缩,有人越不过去而陷溺。其实我们可以跳过去、跨过去、翻过去、飞过去…有很多种方法帮助我们战胜痛苦,然而往往我们采取最笨的方法——踩着利刃走过去,即使终于过去了,自己也被伤得血淋淋。我们的教育总是铿锵有力地号召大家“战胜痛苦”,却不曾指导过我们如何使自己少受伤害。

  我不知道这些半大的孩子能否真正理解老师话语的含义,但我敢肯定王圣民的指导让孩子们在心里,一点点积蓄起对抗人生挫折的能力。

  现在,我们再来听听王圣民给初一孩子上的一堂课——亲情之爱。特别要说明的是这样的课她在80年代末就开始上了。

  纪伯伦的散文《母亲颂》,泰戈尔的小诗《仿佛》让整个教室里弥漫着一片温情。王圣民开始提问了:爸爸妈妈知道你们的生日吗?向你们祝贺吗?孩子们一个个骄傲地举起了手,快乐地讲述生日的故事。“孩子们会感受爱了——无论是温柔细腻的母爱还是粗疏笨拙的父爱,但这还不够。我还想潜到海的深处去,潜到孩子们心灵的深处,去寻找蕴藏在那儿的、连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极为珍贵的东西。”王圣民接着问:有谁知道爸爸妈妈生日的?这会儿举手的孩子寥若晨星。于是,她再次问:有谁向爸爸妈妈祝贺生日?教室里一片寂静,孩子们有的低头、有的望窗外,不敢触碰老师期待的目光。

  那么,让我们来想想怎样才能知道爸爸妈妈的生日呢?就这么在王圣民一步步地引导下,孩子们懂得了要回报父母对自己的爱。不久后的一次家长会上,那些爸爸妈妈们不约而同地说道:“我那小家伙真懂事了呢!他祝我生日快乐!”“他送了我礼物!”“他给我写信叫我不要烦恼!”“他会体贴人了!”

  以情动人是王圣民美育课的一大特色,从某种意义而言,她的美育课即情感教育。不过,我下面将讲述的一堂课却很有些惊世骇俗的意味。

  对于青少年的性教育在我国呼吁了几十年,现状依然不如人意。通常性教育由生理或卫生老师担任,怎么与美育课搭上界了?王圣民说:“处于青春期的学生亟需有一种力量帮助他们安全、健康、美好地度过生命中的这道重要的门槛。”她教授给学生的并非生物学层面的性知识,而是“藉着看优秀的文学艺术经典作品的欣赏,认识性别之美并进而涵养、生成自己的性别之美”,从而使学生的生命质量得到优化。

  她把电影、美术、音乐、建筑等等手段综合运用到这门课中来。首先登场的是电影,在欣赏美国电影《教父》时,有这么个片段:麦克与阿波罗尼亚相爱成婚,阿波罗尼亚脱去上衣,露出健康的身体。她再三斟酌,没有删掉这个镜头。因为这里表现的爱很纯洁,画面很唯美,那正是真正的爱情所应有的感觉。电影放完后,有女生告诉她听到男生在后面“哧哧”笑,使自己很不自在。于是在下面的课后,她请男生稍留片刻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地问他们“你们笑的时候想到女生们的感受了吗?她们与你们不一样啊!”王圣民总是采用启发式问题式的方法,她相信这些孩子们具备足够的思考能力,是能够领会她用意的。果然,从这以后,男孩子们开始有种在乎女生的感受了。

  另一次课,她让学生们闭上眼睛,倾听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,阳刚的“亚当”式的音乐。结果孩子们听得很陶醉,一个劲儿问:有没有夏娃的音乐啊?于是,她又给学生们听了门德尔松。她还给学生们讲建筑上的男女风格,古希腊神殿外粗大强壮的柱子陶立克是男性美,而殿内修长圆滑的柱子爱奥尼像女性……她和孩子们一起讨论什么样的女孩可爱、何谓男子汉、性别的魅力与禁忌,引领着孩子们一步步建立起健康的性观念。

  这样的性感教育,我听着都新奇。别说青少年,连我们这些成年人恐怕也有必要补上这一课。

  通过这几课,我相信读者和我一样对美育有了初步的感性的认识。我的理解,王圣民的美育课是教给学生心灵的自我净化和升华能力,从而能够终身拥有美好的情感。这种情感的外化就是良好的教养,就是能够亲切真诚自然地待人接物处事,就是在“言谈、举止、眉目顾盼中传达对他人的尊重,对生活其中的环境的尊重。使自己和别人能有安全感、愉悦感和尊严”。由此又引出王圣民美育教育中的另一个重要部分——得体的符合社会公德的礼仪。

  在王圣民开设美育课的初始,赵宪初校长要求:上过美育课的南模学生,到了公交车上要能为老人让座。也就是说美育要帮助一个人在言行举止的小事上变得美好起来。在政协的一次座谈会上,王圣民对此有个阐释,她说我们的道德教育中一直存在一种极端情况,一开口就是诸如“舍己为人”的内容,“这些都位于道德的最高端。但人生不是戏剧。平常人更需要的是一些基础性的东西,那便是教养、礼貌、礼仪。”会微笑、会感谢、会表达善意,这些最简单的礼仪恰恰是现在公众缺失的。“如果忽略这些基础,只强调道德的上端,道德的整体构架就会产生不稳定,甚至坍塌。”

  那么,哪些是简单的礼仪教养?王圣民集数年的努力,将说教式口号式的概念解构为最具体的行为,共104条,如:递给别人刀剪之类东西时刀尖对着自己、在公交车上不要将自己的物品搁在空位上、在办公室注意不要进行针对第三者的密谈…

  今天的上海,对每个人举止的文明的要求,怕是比任何时候都紧迫。因为世博会近在眼前,而曾以“礼仪之邦”闻名于世的中华民族,恰恰在“小事”上不拘小节,一再受到诟病,“人若没有教养,便是家长老师的失职。”如果你有机会和王圣民交谈,可以感到她急切地向社会播散礼仪的愿望。

  礼仪104条首先在南洋模范中学推广,然后王圣民又将其作为提案送政协,被评为政协优秀提案,并由《联合时报》全文刊登。下一步她想将礼仪104条做成卡片,安放在相关的公共场合,供大家取阅。她设想图案要漂亮印制要精美,甚至有收藏价值,让人爱不释手,持久保存,时时看看,礼仪便在潜移默化中融入人的心里。她还想为驾驶员们备一个小纸袋,就跟药袋那么小,以解决他们的吐痰问题。可是,这些想法目前都卡在资金这一关。其实在美育的普及中,受制于资金的何止这几件事,包括美育教师的培养。因为美育教师的综合素质要求高,偏偏待遇低,吸引不来人才,也留不住人才。所以,20年前,她是上海惟一的一名专职美育教师,到今天还戴着“惟一”的帽子呢。

  当我感慨我们对美育的教育缺乏足够的重视,王圣民却笑得一脸满足的神情,说现在比以前好了不知多少倍了。“这么多年一定碰到很多困难吧?”我问她。

  她回答一定要说困难,那就是当初缺乏资料。那时她的视觉艺术教材是一些朋友从国外寄回来的挂历,上面有经典的绘画、建筑,又让在上影厂工作的先生支持一些图片,让学生们传看,结果一学期下来就被磨损了。怎么办?她就给所有资料套上个塑料袋袋。现在嘛,早已今非昔比了。南洋模范中学专门辟了间教室作为美丽课堂,装备了电脑、电视等多媒体。她将这间教室精心打扮,墙上以名画、摄影作品装饰,墙角安放小饰品,椅子呈曲线型摆放。一踏进便给人身心愉悦感。在这里她可以运用现代化的教学手段放ppt、碟片,给学生们上课,让学生们休憩心灵。

  她说一我要感谢学生,他们很支持我。我们的学生真好,非常可爱。二我要感谢学生家长,他们不仅接纳了我,也给了我支持。三我要感谢同事,他们为学生的文化课打下坚实的基础,使所有人无后顾之忧,极大地支持了我。还有校领导、区领导的大力支持就更不用说了。

  在王圣民的感谢中,我从另一方面理解,可以说她以自己的真诚和出色的教学艺术,赢得了高支持率。

  我没有问王圣民为什么对美育教育如此执着,对于有着赤子般情怀的她而言,这根本构不成问题。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做对社会有益的事,“还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呢?”美育课是她的一次主动选择,她庆幸这门课得以发挥自己所有的专长和爱好,她创立了这门课,并通过自己的努力使这门学科渐渐强壮起来,成为名校南洋模范中学的特色。教学之外,她还担任了东方讲坛、上海市妇联以及几所大学的特约讲师,曾为上海电视台制作过《今日一字》、《中国四大名著趣读》、《中华成语趣谈》等节目。发表过小说《老人河呵……》、《清香米兰》等十余万字;出版过专著《艺术欣赏导读》、《美丽课堂》等。

  我一向缺乏自信,大概、或许、可能之类词汇成了抵挡提问的惯用语。是的,我不能断定女人能不能一生都美丽,尽管我见过这样的女性,但她们是名人、明星,是书里的、影视剧里的,不具备普遍的意义。我很怀疑现代的寻常人家的女子,在工作和家务双重夹击下,能够美丽永远么?但在采访了南洋模范中学特级教师王圣民以后,我确信,女人是可以美丽一生的。年逾花甲的她,浑身荡漾着美的气息,给了我最具说服力的证明。王圣民资料

上一篇:我跟我女朋友谈了半年了同居半年了她也是被人 下一篇:《红楼梦》中抄检大观园的时候为什么探春敢和